home > 열람(왕대) > 宣祖實錄 > 宣祖實錄 二十五年(1592年) > 二十五年 五月 > 宣祖 25年 5月 3日
宣祖 26卷, 25年(1592 壬辰 / 명 만력(萬曆) 20年) 5月 3日(壬戌) 6번째기사
도승지 이충원 등을 가자하고 적의 형세, 민심의 동향 등을 묻다
○都承旨李忠元, 左承旨盧稷, 右承旨申磼, 左副承旨閔濬, 右副承旨閔汝慶, 兩司長官, 各加一資。 先是, 車駕至碧蹄, 命扈從諸臣皆加一資, 倉卒未及下批, 至是乃行。 引見承旨, 上曰: “賊勢如此, 奈何?” 閔汝慶曰: “事急而無大臣, 尤可悶也。” 上曰: “欲以特命爲之。” 忠元曰: “竝召左右贊成、三司長官, 何如?” 上曰: “命召。” 上曰: “大臣有缺, 不可以常規爲之。 今日議定, 何如?” 曰: “有可爲之人乎?” 崔滉曰: “勿論職次, 只擇可合人。” 上曰: “尹斗壽, 何如?” 曰: “尹斗壽有才器, 豈不可合乎?” 金瓚曰: “擧大臣, 當出自上意。” 上曰: “以尹斗壽爲之, 其代大將, 以他人爲之。” 忠元曰: “兼之可也。” 上曰: “然。” 曰: “危亡迫至, 君臣之間, 何可有隱? 大抵收拾人心爲上。 近來宮人作弊。 內需司人, 假稱宮物, 而積怨於民。 今日生變之由, 皆緣王子宮人作弊, 故人心怨叛, 與倭同心矣。 聞賊之來也, 言: ‘我不殺汝輩, 汝君虐民, 故如此。’ 云我民亦曰: ‘倭亦人也, 吾等何必棄家而避也?’ 請誅內需司作弊人, 且免平安道積年逋欠。” 上曰: “作弊人, 下獄推閱, 後處之。” 曰: “京中市民, 安居不移云。” 上曰: “慶尙道人皆叛云, 然耶?” 曰: “金晬監司結怨, 將不能保全, 而大臣喪性, 低頭而坐, 收合人心難矣。 金睟遞之爲當。” 李洸全羅監司。】亦無所爲, 可駭。” 上曰: “忠淸監司, 亦遠避公州。 有識人尙如此, 他何可恃?” 兪泓曰: “聞有動駕之事, 內行則從容先發爲當。” 上曰: “動駕之事, 非予所言。” 內官李奉貞曰: “內人等束裝, 故有此言。” 上曰: “禁之。” 金瓚曰: “前頭宮奴作弊囚禁, 則民心可慰。” 上曰: “市民之叛, 非細事也。 因貿易如此云, 此事一二奸人爲之, 豈人人爲也?” 洪麟祥曰: “金公諒【寵姬金嬪之娚也。 交通內外, 縱臾奸濫, 玉堂上箚論之。】作弊之狀, 自上何以盡知。 近來閭巷怨極, 至有不可道之言。” 上曰: “迷劣者, 不無泛濫事矣。 更有何別樣事?” 麟祥曰: “臣等急難始啓矣, 閭巷間, 則無不言之。” 曰: “平日不言, 而到今言之, 臣等合死。” 上曰: “渠何關? 但人言豈皆實也? 以爲做作何等事耶?” 曰: “人皆曰: ‘斬公諒, 然後事可爲也。’ 古之人君, 割愛。” 上曰: “予非護公諒也。 罪必適中, 人言豈可盡實?” 曰: “民情如此, 豈可謂之虛也?” 麟祥曰: “此時頃刻爲急。” 上曰: “大槪公諒做何事耶?” 麟祥曰: “納賂。” 上曰: “到此, 不宜有隱。 外間宰相, 猶受親舊請托, 鬼神在傍, 公諒別無此事。” 麟祥曰: “自上不知, 而公諒從中爲之。” 曰: “貼榜於鍾樓, 畫李山海, 又畫公諒, 相爲親密, 獻諂鄙屑之狀, 見疾之甚, 故如此矣。” 上曰: “黃允吉以爲平義智奸詐可憂, 金誠一以爲不足憂, 秀吉亦有竝呑中國之理耶?” 曰: “此未可知也。 國運今年不吉, 故己丑治逆時, 朔黨供云: ‘汝立常卜云, 庚寅平吉, 壬辰大吉。’ 然則國運果不吉也。” 上曰: “予之失國, 非有他罪, 特以盡節天朝, 取怒於狂賊耳。” 承旨李忠元對曰: “殿下卽位二十五餘年, 憂勤政治, 無荒淫之失, 賊勢雖熾, 而士大夫無一人降賊者。 天意人心蓋可知矣。 臣等不久當灑掃宮庭, 奉殿下還都矣。”
【태백산사고본】 13책 26권 3장 B면
【영인본】 21책 485면
【분류】 *외교-왜(倭) / *군사(軍事) / *인사-관리(管理) / *인사-임면(任免) / *왕실-행행(行幸) / *왕실-비빈(妃嬪) / *사법-탄핵(彈劾) / *사법-치안(治安)